首頁|山東|國內|社會|教育|旅游|房產|娛樂|企訊|女性|財經|科技|健康|家居

 首頁 > 新聞頻道 > 行業 > 正文
 

云南白酒陷低價漩渦 褚酒吹響高端集結號?

2019-03-19 13:42:10  |  來源:  |  作者:  字號: T   T
 

  本報記者 文靜 成都報道

  導讀

  云南白酒生產企業綜合稅負在32%-36%,但小作坊不僅無稅,還拉低了云南白酒的整體價格。

  云南出好煙,還能不能出好酒?

  周邊省份聚全省之力發展白酒產業之時,云南省政府引導下的企業代表團卻在近年來的全國糖酒會上屢屢缺席。

  3月16日,在全國糖酒會舉行第100屆之際,身份證顯示是“云南”出身的褚酒開始攪動傳統酒業江湖。

  “588元的酒是我們最好賣的。”生產褚酒的云南褚酒莊園酒業有限公司(下稱褚酒莊園)副總肖生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他指的這款中高端價位體系的酒是一瓶純糧食酒,小曲固態白酒。

  同樣是小曲釀造的白酒,云南市面上大部分在百元以下,當地人稱為“壩壩酒”。“云南白酒售價全國最低,云南市場就是一個價格市場。”云南省酒類行業協會會長馬黔飛一語中的。

  “人生總有起落,精神終可傳承。”酒盒上印著褚時健強烈精神符號的褚酒能不能借勢一飛沖天,打破云南出不了高端白酒的魔咒,業內人士紛紛表示,尚需諸多因素和時間。

  “要成為名酒有三個前提:規模非常大,檔次高,渠道廣。同時具備了這三項,還不見得是名酒。”3月17日,盛初集團董事長王朝成在微酒全國第一屆中國新名酒發展趨勢高峰論壇上表示,名酒還講究“血統”,即出身。

  到目前為止,云南白酒生產企業尚無一家具備這三個前提。

  低價競爭環境

  要說有一定知名度的酒,云南當屬云南玉林泉酒業有限公司(下稱玉林泉酒業)。

  早在2005年,玉溪市峨山縣的玉林泉酒業就被在全國各地“收酒”的泰國最大的酒企TCC集團看中。在其他國家級名優白酒的生產不得被外資控股的產業政策下,區域名酒玉林泉依靠政府支持,成為外資企業并購的第一家中國白酒企業。2006年,玉林泉酒業獲國家商務部“中國名酒”云南省唯一推薦品牌。

  然而,收購后業績起伏不定。先是泰方派駐外方人員負責經營,經多輪人事變動后,玉林泉酒業的業績從2008年的銷售收入五六千萬元發展到2012年最高峰時的2億元,并成功并入TCC集團海外的上市公司;但在2017年,玉林泉酒業的銷售收入卻斷崖式下滑至僅2000多萬元。

  “原有產品已經死掉,要重新開發產品,重塑價格體系。”3月17日,回到玉林泉酒業擔任市場總監的羅華松在電話里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最讓羅華松感到頭疼的是當地產小曲清香型白酒的價格戰。2009年,玉林泉酒業上市了600毫升裝的53度大經典,成為主打產品。但在殺價中,原來的大經典不得不買一贈一,“搞壞價格了。”他說。

  早在TCC集團入主玉林泉酒業前,其出廠價僅20元/瓶。云南清香型白酒價格低廉,由來已久。“正規企業的生存太艱難。云南的散酒大量在市場流通,到后來拼的都是誰的酒賣得最低。”羅華松很無奈。

  “正規軍的背后是云南大量無證的白酒小作坊,支口鍋就可以烤酒。”3月17日,馬黔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云南白酒持證企業已被無證的上千家白酒小作坊“包圍和騷擾”。

  據介紹,云南有生產經營許可證的酒企400多家,而僅官方統計無證小作坊多達5000多家。“云南白酒銷量大的是小作坊的散酒。”他說,低價酒很大程度上損害了云南酒的形象,有證企業為對抗小作坊打價格戰,最終的結果是品質下降。

  馬黔飛給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算了一筆賬:云南有證的白酒生產企業綜合稅負在32%-36%,包括20%的消費稅、1元的從量稅和17%的增值稅和附加稅,但不交稅的小作坊不僅靠低價能生存,還拉低了云南白酒的整體價格。同樣,有證企業在污水排放量和廢棄物處理達標等環保投入、規范生產環境等方面需要增加投入。他指出,云南人均收入處于全國偏低水平,更是助長了無證酒的生存空間。

  “企業做品牌要是沒有好的經營和生態環境,是做不好的。”馬黔飛呼吁,對云南白酒企業來說,這輪企業減負,最重要的是通過政府塑造法制化和公平的環境。

  3月18日,云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生產監管處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關于小作坊攤販的經營和管理,云南省政府于2016年頒發了205號令《云南省食品生產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攤販管理辦法》,其依據是國家《食品安全法》。

  《食品安全法》第36條規定,食品生產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攤販等從事食品生產經營活動,應當符合本法規定的與其生產經營規模、條件相適應的食品安全要求,保證所生產經營的食品衛生、無毒、無害,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應當對其加強監督管理。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205號令后發現,其明確規定,“州、市人民政府食品監督管理部門可以會同衛生行政及有關部門,結合本地實際,增補禁止食品小作坊生產加工的食品目錄,經同級人民政府批準后向社會公布。”

  無疑,這一條對小作坊企業生產白酒大開綠燈。

  云南酒的未來

  在艱難的市場生存環境中,依然有黑馬出現。

  3月16日,在新食品正道學院的畢業典禮上,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首次看到那款售價在588元的褚酒。肖生華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褚酒全部采用純糧釀造,堅持走與眾不同之路:不是小曲清香型標準的白酒,而是小曲固態法白酒,采用100多種中草藥制曲……

  對此,馬黔飛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作為深受褚時健理念影響的褚酒,在成本上高于普通的云南白酒。別的酒廠30天發酵期,這個酒60天,甚至發酵100天;酒精度55度以下的酒就可以入庫,它的酒要60度才可以入庫,這樣下來出酒率更低。

  “云南白酒要走高檔化,堅實的基礎是品質。”這一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采訪多家云南白酒企業中,得到公認。除了玉林泉和褚酒,墨江地道酒業、云南品斛堂酒業有限公司、云南醉明月酒業有限公司等都在不求產量,追求品質。在上游采購上,云南酒企甚至走出國門尋找更好的原料。玉林泉的高粱從河北、緬甸引入。褚酒近期也將有關高粱種植基地的升級合作對外公布。

  正是為了進一步提升品質,玉林泉酒業想到了和褚酒聯手合作。在采訪中,肖生華也表達了合作意愿。但光靠品質的堅守還遠遠不夠。

  馬黔飛說,作為有外資性質的云南白酒企業,要處理好外方經營思想和中方管理的關系,外國好的管理思路要和中國實際相結合;作為品質較好的云南白酒企業,要拓展渠道,提高知名度。云南人喝白酒也要有本土的消費自信。

  “隨著00后、90后消費群體的崛起,小曲清香型白酒更受年輕人喜歡。從國際烈酒發展變化來看,淡雅化的口感也是流行趨勢。”馬黔飛表示,國際市場的拓展,是包括云南小曲白酒在內的清香白酒的一條新路徑。

  但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早在2008年,參與了小曲清香型白酒國家標準制定的玉林泉酒業曾加入全國清香型白酒企業合作組織。但截至目前,就連西南地區包括重慶的江津白酒、江小白等清香型白酒生產企業,也未和云南酒企有更多技術、市場上的聯手交流和拓展。

我來說說(  編輯:ingsd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海陽市“海陽綠茶”地理商標正式啟用
下一篇:保險漸成假期出游標配
 
 
 
圖片新聞
 
 
欄目最新
推薦資訊
張店區消防大隊消防違法行為集中嚴打夜查行動持續進行中
張店區消防大隊消防違
過度索權的APP被戴上“金箍”
過度索權的APP被戴上“
棗莊:端午假期首日 游客夜游臺兒莊古城
棗莊:端午假期首日 游
高考不再是“獨木橋” 留學成不少考生的重要選項
高考不再是“獨木橋”
 
欄目熱門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頻道招商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尊龍人生就是博舊版 ingsd.com    網站備案:魯ICP備14023292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新浪